虞之卿

🌈






➳ ➳ ➳ ➳ ➳ ➳ ➳ ➳
/ 因热爱而创作。 /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谢谢喜欢嗷🌈🌈🌈!!!!!本子会出的等我先给写完嘿嘿

辅:格瑞

野:金
刚刚在整理表情包的时候翻到了这个,莫名带入了格瑞和金两人双排的场景,反正我是笑了好一会儿,发出来给你们乐呵一下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(快笑)。

【all金】最甜国民cp(十六)

➳甜苏爽娱乐圈pa,团宠金

➳私设多,无逻辑

 

 

—最甜国民cp—

 

“你觉得哪只口红最适合你?”

 

金摸着下巴做思考状,“我觉得润唇膏最好。”

 

化妆师姐姐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被逗的咯咯直笑。

 

“那就求求你别吃妆了好吗!这是第三次补妆了哥哥!”

 

听到化妆师姐姐的吐槽,金有些羞赧的摸了摸耳垂。这口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,有没有毒,怎么散发着一股香甜味儿,勾引的金不自觉的伸出舌尖去舔。艳红的舌头划过下唇还被镜头给捕捉到了。

 

摄像师跟宝贝似的来回翻看好几遍,最后还是忍痛给删了。

 

助理很不解,既然很满意那就用那张呗,如此想着就开口问了。摄像师叹息一声,没好气的回答。

 

“我也想啊,可是这张咋们拍的是宣传图,宣传我们的口红有多好!金舔唇的动作太抢戏了。我们卖的是利斯特口红!口红!不是男色啊!”

 

总而言之,摄像师对公司这次挑选的代言人异常的满意。又乖又有气质,还听话脾气好,一开始还有同行给他上眼药说什么,这个新人眼高于顶,徒有其表纯花瓶一个。索性他一直本着自己眼见为实的理儿,才没去谏上一言。

 

而这暗地里传播风声坏人名誉的,可就有意思了。圈里真真假假,撕开表皮还不知道有多少魑魅魍魉,有这种情况也真的不奇怪。

 

八成是又被人盯上了。

 

卡米尔安静的立在陪同视察的工作人员身边,时不时低头回个信息,自从提出把唇色晕开一抹的建议后就再没出声了。

 

随手拍的那几张照片也在雷狮的催促下尽数发了过去,任务完成后这些照片也就无用了,卡米尔的指腹悬在删除键上方又停住了。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个金发少年唇上的温度,来来回回划看几次又沉默着按灭了屏幕。

 

既然已经无用了,删与留它都没什么意义,算了。

 

留着吧。

 

“关于代言的答复,我们接了。明天会过来跟贵公司对接工作的,希望能合顺利。”

 

他远远的看见那个少年又背着化妆师姐姐偷偷舔了口唇,像个贪嘴的小动物。卡米尔拒绝了工作人员送他一程的提议,独自一人离开了摄影棚。

 

 

——

远征剧组还在如常的赶着拍摄进度,这陆陆续续又有不少演员杀青,在戏中落幕,变成征途路上的垫路骨。千姿百态,叫观众最难忘最意难平的却还是那个叫明朝的小少年。

 

雷狮的霍序阳也开始在戏里大放异彩,霍序阳这一生最后一次懦弱,就是与心上人临别时混着血咽下肚里的告白。霍将军狠辣勇武之传渐渐名声鹊起,威震四方。

 

没了金在剧组,雷狮又变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生人勿近的大明星。哦,除了时不时会捧着手机笑的诡异之外,平时都是个A气十足的大帅哥。

 

《远征》后续的剧情实在是太苦了,霍序阳身陷敌营九死一生,好不容易撑到支援赶去救援,刚捡了条命回营地,就被生母病逝的噩耗当头砸了一棒。那些旁支的叔舅们在书信里假惺惺的说着逝者安息,家产会帮他暂时接手打理。

 

将领远征,家属病逝也未曾得到君上安抚体恤,反而隐隐有斥责站事拖耗太久之意,彻底寒了霍序阳的心。

 

雷狮伫立在剧组布景的营帐里,在京城送来的包裹的最底层有一封密信,娟秀的字迹字里行间都在表达要拉拢他的诚挚。

 

雷狮的眼眸暗极了,将那一页密信扔进了碳火盛旺的火盆,火舌迅速舔舐着信纸。雷狮眉间的阴戾犹如压天的乌云,火光印在他眼底,明起,明灭。

 

霍序阳于这世间,牵挂尽了。

 

“咔!”

 

导演喜笑颜开,叠声喊着收工,也不管前方伫立着不动的雷狮。老毛病了,金杀青后这人就一直摆着长跟谁欠他钱一样的臭拽脸。

 

啧啧啧,果然还是年轻啊,动不动就害相思。

 

演戏是一种奇妙的事情,把自己融进角色,设身处地的投入情景之中。感同身受是最难做到的,没真正经历过,只能靠自身不停的去参透去呈现。但就是有人演技三分入骨,出戏又迅速。雷狮左右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,伸手接过助力递过来的糖,剥开糖衣扔进了嘴里。

 

浓郁的柳橙味席卷口腔,雷狮百般无赖的晃悠着去换衣卸妆。

 

雷蛰扔给他的这个本子还真就他妈的挣腾人,马戏、武打戏、大悲情。绕是雷狮也有些吃不消,躺在椅子上任由摆布,等妆卸干净了就摆手让助力先自己去忙,勾了件外套盖在头上。

 

“我睡会儿,别吵我。”

 

“手机帮我拿着,有那个小鬼的消息过来就立刻叫我。”

 

助理汗颜,仗着雷狮看不见,冲着他办了个鬼脸,心里欢快的吐槽着他老板是个双标狗。

 

休息室的人都散干净了,只余雷狮一人盖着外套,也不知到底睡着了没。

 

 

“害,多亏有你帮忙,我这初来乍到的还真有的摸索。”

 

“我就顺手帮一把没什么,就算是金在的话看到了也会帮忙的。”

 

“金?你说的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

“就咱们剧组的那个男三啊,不过人家已经杀青离组啦!特别热情开朗的小伙子,可招人喜欢了。”

 

那个新来的杂物部的员工是个看起来敦实憨厚的中年男子,只见他左右观望了一番,凑到陪同的员工跟前压低了嗓音低声说:“实不相瞒啊,我有个在大报社当总监的朋友,前些日子吃酒喝醉了说漏了嘴——你们那个叫金的演员背后金主可大着呢!深不可测!”

 

陪同的人皱着眉,有些不喜对方的话。“你别乱说,那孩子我认识,干净着呢。况且人家是荒星总裁的亲弟弟……”

 

胖杂工不可置否的笑了笑,“千真万确你别不信,荒星大小不过是刚上市一年的娱乐公司,我那朋友还说他们那掌握了确切情报,等着那小子再火些就爆出来,啧啧啧,看着乖巧认真,还不是靠在床上摇屁股卖弄风骚。哥见得可多了,这娱乐圈哎——脏!”

 

“你说那金主会是男的女的啊?我看那小子好像挺招男人喜欢的。”胖员工还在喋喋不休。

 

“哎对了,你确定那道具就在休息室吗?可别麻烦你陪着我白跑一趟。”

 

那员工已经不甚想搭理他的,只点点头没好气的回应一句,“那助理说是被雷狮顺手带去了休息室没错。”

 

察觉到对方的厌烦,杂工又堆起一脸憨厚的笑,伸手就去推休息室的门。

 

“那就好那就好,都这个点了休息室估计也没人——”

 

寒光一闪,冰冷的器物簌的一下架到了他的脖子上,冰凉的刃贴着皮肉,吓得那杂工差点没腿一软给门后的人跪下。

 

光滑透亮的道具剑还是很逼真的,搭配着握剑之人阴冷的表情,仿佛真的泛着杀意。

 

“我当是什么怎么吵,原来是只长舌的苍蝇。”

 

胖杂工被对方吓的两股战战,听到这话脸青一阵红一阵的。瞄了一眼同行的员工,对方居然默默的退后一步,全然一副幸灾乐祸的看戏姿态。

 

雷狮打了个哈欠,收了道具剑,又啪的一下丢到这人面前。“道具组的杂工挑选水准怎么下降这么多?”

 

“捡起来,赶紧滚。”

 

胖杂工还真就不敢跟这位主正面刚,点头哈腰的捡了道具转头就要溜。

 

“等一下,你那位总监朋友挺有趣的,不如给我引荐一下?”

 

 

——

虽然《远征》已经没有金的戏份了,朝阳cp也be了,俩位正主也没有同框的行程。雷金超话却依然一片锣鼓喧天喜气洋洋的气氛,这都要从那位会自给自足的正主说起。

 

编剧说霍序阳亲手处理了明朝的尸骨,没有带他回家。雷狮如何?《远征》花絮里的采访问到了同样的问题,雷狮意义不明的点了点左胸口,笑的一脸神秘。

 

他说:“当然是走到哪带到哪,因为这里有他的位置啊。”

 

再譬如有雷金太太画了条俩人穿情侣装的甜蜜日常,画艺精湛甜到发腻。只可惜太太直言cp同框少了她要没灵感了可能要停更,雷狮大V号下场发了好几款衣服暗示三连,西服×兔女郎、校服小洋装、居家恐龙睡衣。好清新脱俗的催更,好一个头铁的正主。

 

官逼同死,骚还是你雷狮骚。

 

cp粉流下了羞愧的泪水。

 

网友纷纷调侃雷狮像极了磕cp时的自己,曾经高高在上在大明星突然被发现如此接地气,倒是还给雷狮圈了一波粉。

 

网络信息变更的尤其快,想要在人们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或许热搜可以让路人记住明星的名字,但是过于频繁的出现也会导致触底反弹,引起路人厌烦。凯莉不想的,但是管不住啊,别人家营销的钱都花在卖热搜上,金反其道而行,整天都要靠公关小心翼翼的维持压着热度不要反复爆发。

 

凯莉恨不得给那几个跳的贼高的狗男人给打一顿。他妈的,要不是她是经纪人身很不方便,还会旁观他们来争谁对金最重要吗?

 

当然是转身投入战场,魔女小姐无所畏惧!啧,好酸。

 

利斯特刚刚才官宣了新代言人是金,众所周知利斯特这季度新款的主打是口红啊!那肯定会有唇部特写!最重要的是!适合女粉啊,金一共就两款代言,一个微奇的男款风衣,还有就是利斯特了。

 

不少饥渴的嗷嗷叫的女粉想给偶像花钱的没机会,也有姑娘买了风衣给男朋友,等男友穿上后锤着男友肩膀哭嚎:呜呜呜你不是他!

 

男友:???

 

女粉的购买力是惊人的,在看到宣传图的时候直接化身一片土拨鼠。而一开始有些暗搓搓吐槽会不会很娘的粉也纷纷闭嘴惊艳。

 

真他妈的好看,太绝了。

 

—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金宝杀人了呜呜呜呜我死了我死了呜呜呜呜呜,我被一波带走!!!金宝的唇看起来好Q弹好水嫩[流泪][流泪]我i了谢谢

 

——这是哪个摄像师啊出来挨夸!!!!!!两款的好合适,粉色卫衣活泼阳光的少年我好爱,这个白腿我太可了,屏幕好脏我来舔舔斯哈斯哈斯哈

 

——最绝的是枫叶红的那款好吧!!!芳心纵火犯!在唇角抹开一抹什么的也太色了,还搭配西装,这是想让我扑上去扒衣服吗?!从领结开始跟拆礼物一样,一件一件……

 

——你扯领结干嘛,你扒裤子啊(狗头)

 

——艹,快停停,车轱辘压我脸上了!!!什么也别说了收下我的钱包!快放预售我要买买买!!!姐妹们冲鸭!金宝世界第一!

 

上升期的艺人是最忙的,通告档期都排的满满当当。而《非黑即白》正式开机还需要一两个月,索性金的工作效率高,凯莉也不想他过于忙碌,就给了几天假。

 

金很难得的可以呆在家休息几天,整个人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上打游戏。

 

网瘾少年最钟爱什么?游戏啊!

 

他玩的还是那款5V5竞技游戏,当手机页面又一次闪出胜利的标识,金开心的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,兴奋的各种彩虹屁一沓沓的吹。

 

“神近耀好厉害!!!这是什么神仙走位?是神仙下凡了吗?”

 

“辅助单杀敌人!!操作也太溜了呜呜呜。”

 

“看到这个辅助了没有?帅吧?我的专属辅助!”

 

神近耀头像旁边的小话筒咻的一下灭了。

 

金以为他不爱听,立刻就住嘴了,轻咳了两声,“这都是我粉丝教我的,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。”

 

随后话筒又被打开了,清冷浑厚的男低音传了出了。

 

神近耀:“我爱听,刚刚在记笔记。”

 

金一头雾水的啊了一声。神近耀又沉默了好一会,默默的又点开了匹配开局。

 

等进了游戏内,在神近耀的强力辅助下金的打野拿下了第一个人头,此时麦里响起了神近耀的声音。

 

“哇,野王哥哥太帅了吧。”

 

好嘛,记笔记用来学习夸他了。金被夸的脸一红,嘿嘿傻笑。他是真的吃乖巧弟弟那一套,被夸顿时开心的不得了。虽然重逢后神近耀高他一大截,板着一张厌世脸跟乖软弟弟一点也不搭边,可也耐不住这人一口一个野王哥哥的冲击啊。

 

随后这一局金每杀一个人,神近耀就会学模学样的,用没用情感起伏的声线说着夸赞的话。

 

职业冠军热门选手,开小号去低端局炸鱼还是很轻松的,金也不是菜的离谱,只是平时玩游戏娱乐性质比较大,认真起来也是个及格线上的野王。

 

等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几个小时,金也有些乏了,打算今天就到这里结束游戏。

 

“今天不玩啦,玩太久我弟弟又要生气了。”

 

“神近耀?我退了啊!”

 

对方虽然寡言,但是每次都会很认真的跟他说再见,金想了想,试探的问道:“神近耀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啊。”

 

见金主动发问,神近耀就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半。他立刻给金的微信发了张图片,上面是两个粉色的爱心标识。

 

金瞅了两眼,是游戏里面的一个亲密标识。正好他的游戏账号跟神近耀的小号亲密值也达标了,但是——

 

“这是是恋人的标识哎。”

 

“嗯,我听队友说,有这个标识能激其敌方的战斗欲,会使对方亢奋到不顾一切的追击我们,行为操作都会被影响神似降智,我会保护你不死然后拿人头的,增强游戏体验。”

 

金极少听见对方一连说这么多话,被唬的发愣,水蓝色的眼睛茫然的眨了眨。看着游戏页面对方发过来的邀请,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

【玩家神近耀申请与您成为恋人】

 

“是这样吗?可是我看到还有好多其他的标识,作用也……”

 

神近耀祭出杀手锏。

 

“别的辅助都有了,我也想要。”

 

玩家金迅速点了同意。








>>>>>>>


我在想一件事情,每天都甜甜甜,你们会不会腻啊(沉思)

雷狮戏份是不是太多了我好酸,大致讲一下,安金剧情在后面电影,瑞金的在新专辑发布,嘉金是非黑即白,我不是给忘了不给他们姓名,是我节奏慢更新慢啊!再等等,马上就打脸+修罗场了!

让我看看是哪些宝贝给我三连了?


感谢赞助商:@九静开始咕了  @废几  @暮年 @Ds. @π_π 的投资!比个彩虹🌈

 

 

 

٩(。・▽・。)ρ——冲鸭!

琥珀酸:

#Betelgeuse 今天就出道#


all金向限定男团au合志《Betslgeuse》二宣激情开启——


首贩售:cp26 all金专区⬆️


🍓对他,是无法隐瞒的心跳加速🍓

⚠️然而,情敌的数量却——?!⚠️

❌绝对,不会拱手相让他人!!❌


封面:00


封设:@顾玉阶 


文阵:河山  @好勤奋的河山哥哥 丝丝@丝丝儿   胥颖@胥颖skyGorgons @Gorgons    废几@废几 虞卿@虞之卿 


画阵: 祝@(祝)  趴瓦@今天也是雷金趴瓦不足的一天玛门@MAMMON 伊小懿@伊小懿 

折臣子@臣子手书进行中……☆ 特@垂直子 


Cp透卡:A酱@一鸽道长 (随刊随机附赠其中之一) 


投票优胜出的cp追加附赠周边↓


贴纸:康定情歌夫斯基




“告白这种事——自然不能在愚人节!”


【all金】我怀疑,我自己,是个渣男!

➳快乐的沙雕小甜饼,15岁学生金和25岁社畜金互换,现代pa

➳ooc,食用愉快

 

 

—我怀疑我自己是个渣男—

 

金一睁眼就惊悚的发现,他被窝里躺了个男人。

 

他被那人揽在怀里,两人双腿纠缠交错,那人的手还搭在他的腰上。

 

金的脸对着他胸口的缘故看不到此人面容,但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体温,和那轻微起伏的胸膛、平稳的呼吸声。可问题是为什么他的床上会出现一个人!?

 

……鬼压床?

 

金挣扎了一下,还不等他抽出自己被压住的腿那人就悠悠转醒。

 

“唔……醒了?还早,再睡十分钟吧。”

 

说着就特别自然的把金刚刚挣脱开一点距离又给拉了回去,脑袋埋在金的颈窝蹭了蹭,棕色的发丝搔弄的金有些痒。

 

而金此时整个脑子都是发懵的就顾不得这些了,怎么回事,什么情况,风纪委员为了防止他上学迟到都已经做到同床监督的地步了……?

 

“安……安学长!”要说一开始还有点迷迷瞪瞪的,现在就完全被吓清醒了。金一把推开抱着他的安迷修,“我现在就起床!绝对不会迟到,你别扣我学分!”

 

被推开后的男人愣了一下,翡翠色的眸中有些茫然,听了金的话噗嗤笑出声。“金是做噩梦了吗?别怕别怕,不扣你分。”

 

这下轮到金发懵了,面前的男人是安迷修没错,但是跟他记忆中的安学长相比又变化甚大。面容更加的凌厉、沉稳,看起来很成熟,轻笑起来也温柔的腻出水来。

 

金被安迷修盯的头皮发麻,安学长的眼神怎么奇奇怪怪的,金忍不住摸了摸脸颊怀疑自己脸上有花,慌乱的爬下床溜走了。

 

“我洗漱去了!安学长再见!”

 

陌生的卫生间内,金认真的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,恍惚的掐了一把白软的腮帮,疼了一龇牙,不可置信的张着嘴。

 

他,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,在这个平凡的早晨,一睁眼发现自己来到了未来,还和自己的学长同床共枕!瞅着手机上的日历,金掰着手指认真的算了算,这是25岁的自己。

 

所以为什么自己25岁身高还没有突破一米七啊!!!这不科学!!!

 

金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,一脸万念俱灰的表情,在卫生间呆愣了许久才失魂落魄的飘到了楼梯口。楼下的安迷修围着粉红小马的围裙,将手里的牛奶摆到餐桌上,招呼着他过去。

 

煲的浓白的皮蛋瘦肉粥,煎蛋搭配牛奶。金耸动鼻尖,早餐的香气勾引着他饥肠辘辘的胃,金也顾不得尴尬了,麻溜的跑下楼乖巧坐好。两人低头闷声吃着早餐,气氛对于金来说有些诡异。

 

他现在和安学长是同居关系,两人关系貌似不错,都睡到同一张床上了!

 

难道是合租?离工作的地点近?等会他应该干些什么啊……

 

急促的电话铃打乱了金的胡思乱想,金还不太熟悉这个手机,手忙脚乱的划了接听,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。

 

“快点下楼!真是个渣渣,慢死了。”

 

下楼?金一头雾水的跑去阳台往楼下探头一看,帅气俊逸的男人靠着轿车满脸的不耐烦,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熠熠耀眼。

 

嘉德罗斯!?

 

这又是什么情况啊,金愣了片刻,反射性的抓起桌上的公文包就想奔下楼去。却不想路过餐桌时被人勾住了衣角。

 

安迷修低垂着眉眼,看起来有些失落,“金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

 

可是金对未来的事全然不知,张了张嘴回答不上来,纠结的想了想。

 

“忘了写数学作业……?”

 

安迷修:……

 

他男朋友是不是傻了。

 

不过傻呆呆的模样依旧很可爱就是了,安迷修无奈的叹了口气。他起身,带着温柔的笑意,低头在金的额头印下了一个温热的吻。

 

“早安。”

 

金被吓傻了,而安迷修心情颇好的收拾了碗筷又转身去厨房刷洗去了,十足十的居家好男人做派。

 

他被亲了!!!

 

被他的学长亲了!!!

 

金转身就跑了,仿佛这个屋子里有什么妖怪似的。

 

——

等到那个冒失的身影闯进了视线中,嘉德罗斯紧皱的眉才舒缓起来。男人一把将人拽过来塞进副驾驶,自己坐进了驾驶位。看着金一脸不在状态的傻样,嘉德罗斯又自然的伸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。

 

“嘶——疼!!”

 

“没睡醒就再睡会儿,到地方了我喊你,啧,是不是雷狮那家伙昨晚又带你熬夜打游戏了?”

 

“啊、啊?”金有点忐忑,他怀疑自己会被打一顿,鬼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啊!还有雷狮为什么要和他一起打游戏,他和对方根本不熟啊!

 

金思索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的回答:“没呢,很早就睡了。”这也不算是谎话,他昨晚和一张数学卷子死磕,结果题没看懂人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里。

 

嘉德罗斯盯着金的脸好一会儿,眼神中带着些金看不懂的东西,炙热、专注,“嗯,那就先吃早餐。”

 

“我吃过了……”

 

“哦对,昨晚陪你的是安迷修。”

 

嘉德罗斯想了想,还是把早餐塞了过去,“多吃点也无碍。”

 

「陪你的是安迷修」这种话从嘉德罗斯的嘴里说出来,金总觉得有些怪异,包括早餐桌边的那个吻。一切都向着金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,穿越到未来这种事太过玄幻,让金连解释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。

 

金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袋子,里面热腾腾的包子豆浆,闻着还挺香。但是他还是不明白,未来的自己怎么会和嘉德罗斯走的这么近,貌似关系还很不错。

 

要知道他们在学校根本就是两看相厌,对方总是喜欢欺负他。

 

车内气氛很安静,一路上金也没主动开口说话,毕竟少说少错嘛。金慢腾腾的咬着包子,时不时瞄几眼专心开车的嘉德罗斯,唔……长大后的嘉德罗斯还挺帅。

 

就是婴儿肥没了,还挺可惜。

 

金的眼神又一次瞄过去,这次被对方抓了个正着,嘉德罗斯向他挑了挑眉,就吓的金差点噎住,很没出息的打了个嗝。

 

“到了,下车,你快迟到了渣渣,全勤奖不想要了?”

 

嘉德罗斯停好车,一脸看傻子的表情,嘴上说着嫌弃,手却抽了纸巾认真的帮金擦拭着油乎乎的嘴。

 

金浑身僵硬,一动不动的任由对方给自己擦嘴。

 

卧槽这个人是谁!!嘉德罗斯才不会对他怎么温柔!!!

 

自己不会被对方给暗杀了吧,说不定表面上是在擦嘴,实际是在观察怎么掐脖子死的快……不然为什么老是瞄他的脖子!

 

嘉德罗斯装作漫不经心,打量着这个渣渣白皙的脖颈,漂亮挺立的锁骨,再往下就被衣服挡住视线探不进去了。没有发现什么暧昧的痕迹,嘉德罗斯才收了他那赤裸裸的目光。

 

“你、你是嘉德罗斯吧?”

 

“我还能是谁?”

 

嘉德罗斯被这问题给气笑了,直接倾身过去,伸手抵在车窗上,把金笼在一片阴影中,鎏金色的眼底流转着独占欲,一字一顿的说:“老、子、是、你、男、朋、友!——你个渣渣。”

 

男朋友。

 

三个字拆开金都认识,合在一起金也认识。但是由嘉德罗斯对他说出这个名词,就他妈像是一个炸弹在金的脑中无情的炸开了,顿时眼睛都瞪的圆了几分。

 

他,在未来,会和嘉德罗斯,谈恋爱!!!???

 

这是鬼故事好吗!

 

这不对啊……如果说他和嘉德罗斯这谈恋爱,那为什么和他同居的是安迷修学长!?……脚踏两只船?

 

天呐,这是要遭天谴的!!

 

有什么比突然知道自己弯了更震惊的,金吓得瞳孔都快竖成猫瞳了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磕磕巴巴的说:“你、你快起开,我要去上学……不是,上班去了!”

 

对方眼神暗了一瞬,趁金不注意猝不及防的低头,在金的鼻尖上落下一个轻吻,轻而淡,贴了一下便离开了。但是对于此时这个灵魂只有十五岁的金来说也太刺激了,鼻尖还留有男人唇上温热的触感,心却像是被烫了一样猛的一缩便开始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的狂跳。

 

就在金怀疑自己的心跳声会被对方听到的时候,嘉德罗斯像是很满意他的反映,舔了舔唇,好整以暇的起了身。

 

金眼睛都看直了,捂住心口,求求你不要在激动了!!太丢脸了……!!金下车的身影看起来有点像落荒而逃,甚至都同手同脚的走路了。

 

而嘉德罗斯就跟这他的身后,备受冲击的金急吼吼的问,“我上班你跟着我干什么!”

 

只见嘉德罗斯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,搞的金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,只好蔫蔫的步入面前这栋高楼。

 

金凭着身体的潜意识寻找电梯,刚走两步就被人拽着后衣领给拽的拐了个弯儿。

 

“电梯在这边。”

 

嘉德罗斯像是早就习惯了,一点也不意外金在自己公司都能迷路的事情。

 

迎面走过来几个衣装成熟体面的工作人员,临近时对着嘉德罗斯微微弯腰纷纷问好。

 

“嘉总早!”

 

还不等金惊讶这里的总裁居然是嘉德罗斯,就见那些人又对着他高声问安。

 

“总裁夫人早上好!”

 

……他才15岁,他承受了好多。

 

——

让他上班他也不知道干什么啊,文件根本看不懂,金苦着脸,趴在工作桌上发呆,思考着还能不能回去。

 

“金,前台有人找你!”

 

听到喊声金刷了一下站起来,他早就待不住了。那个同事像是知道他不认路似的,还给他指了指去前台的方向。待金下了电梯奔去前台,远远的看见那个身影就认出来是谁了。

 

“格瑞!”

 

少年幼鸟投林一般,一头扎进那个银色长发的男人怀里。

 

就算是再乐观,金也只是套了个25岁的壳子,芯子里还是个小少年。在经历过自己突然变弯还有了男朋友,貌似还是两个,其中一个还是嘉德罗斯之后,金对这个陌生的未来抱有有极大的排斥感。但是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,一直都是,虽然面前这个也已经是成熟的格瑞了,依旧能够给金归属感和安全感。

 

“走吧。”

 

“哎?去哪啊我还在上班时间呢。”虽说他也不懂那些文件怎么处理,但是这就类似与老师在上课不能逃课一样,金有些纠结。

 

格瑞皱了皱眉,直接牵住金的手就要离开。“不用管,我会跟嘉德罗斯说的。”

 

再说,今天本来就是属于他的。

 

金有些摸不着头脑,格瑞的手比他的大,正好将他的手整个握住。金突然一个机灵,脚下使力停在了原地。格瑞回头看他,目露不解。

 

“格瑞,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?”金紧张的搅着衣角,打着哈哈自己接了话,“我、我们是最好的朋友!我早上睡糊涂了格瑞你别介意,走吧走吧!”

 

不等金走两步,就被格瑞直接给拽了回去,格瑞强势而毋庸置疑的,直接在金的唇上啃了一口。

 

“我说过,那句话说一次,就亲一次。”

 

“我们是恋人,金。”

 

唇上是湿软的,金的心跳是死的。

 

……三只船。

 

连格瑞都给祸害了,未来的自己简直太混蛋了吧!!!

 

——

兜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,金现在跟着格瑞走也不是,留着也有些不对劲,前台小姐姐目睹了他被格瑞亲了之后居然一点也不惊讶。

 

估计给盘瓜子都能当场磕着瓜子拍手叫好了。

 

偷偷瞄了一眼格瑞,却见他那个一向面无表情的发小居然伸手摸了摸唇,清冷的眉眼也染上了几分笑意,臊的金连忙低头不吱声了。

 

金索性掏出手机接了那个备注为“老公”的电话。

 

而电话那边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,金又看了一眼备注,沉默了。

 

“请问,你是我哪个老公?”

 

“哈?什么玩意儿,小鬼你是不是跟那个安迷修呆久了变得更傻了。”

 

会称呼他小鬼的,只有那个人了。

 

那人轻笑了一声,低哑磁性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撩的人酥酥麻麻的。“小鬼,我想你了。你要不要说点什么,哄一哄你外出出差的老公呢?”

 

金哽咽了一声,对着电话欲哭无泪的绝望的喊到:“雷狮你忘了我吧!”

 

“我怀疑,我自己,是渣男呜呜!”

 

“我有四条船!”

 

两条腿都踩不下的那种!

 

雷狮:???

 

完了,真的傻了。

 

雷狮建议减短安迷修对金的交往可支配时间!







>>>>>>>

@PGSTARS4芮闪百 祝百哥身体健康✨

@PGSTARS4拉缇雪 祝雪雪靓丽无敌🌈

@PGSTARS4法苏团 祝团团早日填坑💓

@PGSTARS4朵蜜番 祝小番吃嘛嘛香⭐


一周年快乐呀!!!



➳这篇看情况写不写后续吧,我想写25岁被恋爱滋养宠坏的金重返校园

15岁的金宝:开始自闭.GIF

 

 

 

 

亲亲归烟!!!谢谢喜欢呜呜呜啾啾💓!(敢喊猪猪那我今天炖汤就又多了一道食材)

那可不,我贼稀罕鸽鸽鹿了,鹿角我馋好久了

对,我喜欢憨憨几,你开心吗

求安利

求推荐几本原耽文,只要不是虐的都可以,我喜欢:娱乐圈、年下攻、醋精攻、小狼狗、师尊受、清冷受、np苏爽(类似再世权臣)这些,当然大热的那些就不用推了,我都看过了。


有没有啥特别甜的梗啊,还有特沙雕的。

我不知道写啥了,脑子空空。